背景色
文字大小
网上投稿 进入论坛
袁伟民一语唤醒跳水梦之队 就是要把熊倪逼上绝境

    中国跳水队一向被媒体称之为“梦之队”,也是历届奥运会上中国代表团夺金的重点团队之一。但是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上,“梦之队”在开赛伊始却连丢三金,表现令人大跌眼镜。作为代表团总指挥的袁伟民,如何在困境中帮助教练组转化思想、走出误区,进而在随后成功实现大逆转,通过《袁伟民与体坛风云》一书中的详细叙述,读者也可以亲历危机解决背后的故事。

    胜利是不会轻易到手的。在乒乓球、羽毛球和体操在悉尼奥运会上好戏连台的时候,另一个夺金大项跳水却面临着严峻的考验。夺金把握最大的女子十米台单人、男子十米台双人、女子三米板双人三个项目上,中国选手分别输给了美国选手和俄罗斯选手。原以为是中国队囊中之物的3枚金牌挂在了外国选手的脖子上。被媒体称为 “梦之队”的中国跳水队出师不利,简直就像做了一场噩梦。

    袁伟民坐在奥运村自己的房间里面看电视,从特写镜头中,根据运动员临场的表现“号脉”,而且他这个“号脉”,不光号到临场运动员,甚至可以发现工作人员的问题在哪儿。中国跳水队出师不利的情况让袁伟民非常明白,到午夜例会的时候,他要号准周继红的脉,才能解决问题。

    周继红是中国跳水的第一个奥运会冠军,退役以后,她先是到北京大学学习了两年外语,然后先后在北京队和国家队担任助理教练,那时中国跳水队的总教练是徐益明,他也是周继红的教练。

    刚担任领队的时候,周继红还处在积累管理经验、逐步树立威信的阶段,她遇事经常会向领导求助,甚至在遇到一些重大问题的时候会直接求助于教练员出身的总局领导袁伟民。她虽然有点儿怕这位严师,但又觉得这个领导不讲官话,容易了解自己的想法。

    当他们踌躇满志地抵达悉尼的时候,中国代表团已经有了一个较好的开局,这支被称为“中国体坛梦之队”的队伍,有点儿想当然了。

    第一天跳水比赛,进行的两个双人跳水项目,令周继红他们感到意外的是:田亮、胡佳的男子十米台双人和伏明霞、郭晶晶的女子三米板双人两个项目,中国队都失利了;随后在第三个项目——女子十米台单人的比赛中,三年中一直保持不败的中国选手李娜和桑雪也失利了。

    袁伟民还记得:

    开始的时候说她,她不听,但是有些话我不能开始就讲。后来问题出来了,我不讲不行了——丢了两块金牌的时候,我叫李富荣去讲,第三块一丢,我就把他们领队教练都叫来了,不讲不行了,再丢下去越丢越多了。

    袁伟民给跳水队的全体领队教练开了一个会,一般他都是先听领队和教练讲情况、讲他们的看法。

    周继红认为,前两天丢掉的金牌,虽然是我们的强项、有优势,但是因为我们自己发挥正常,而对手发挥超常,所以金牌丢了,马上就要开始的第四个项目是熊倪参加的男子三米板单人,但是按照以往的实力,这个项目是中国队实力最弱的项目,金牌很可能落到俄罗斯名将萨乌丁手里。周继红这么算账,意思是第四个项目也还拿不到金牌。

    听过周继红的汇报,袁伟民几乎使用了质问的口吻:

    你这是静态的分析,认为明天是人家该拿的,你熊倪有可能拿不到。但是,体育比赛是动态的,前两天你们的强项不是被别人打败了吗?既然你们最该拿的金牌被别人拿掉了,那你们为什么不能把别人该拿的金牌从他手里拿回来,为什么不存在这个可能性?你们应该树立这样的信念:必须要拿,非拿不可!

    周继红事后回忆:那次袁局长声色俱厉,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

    实际上,大赛中高水平运动员的实力都差不多,如果自己把自己框死了,不会动态地看问题而是静态地看,就会出问题。所以成绩不能说明现在,只能说明过去。那天我要求他们回去给运动员分析形势,辨证地看问题,要把熊倪的工作做通,要把他逼到悬崖上,要让他觉得这块金牌非拿不可,就要让他想明白,既然别人可以超水平发挥把我该拿的金牌拿走,我为什么就不可以把别人该拿的金牌拿过来!让熊倪想通了,轻装上阵,下死决心去拼!

    赛事的发展果然如袁伟民的预料,熊倪超水平发挥,为中国跳水队赢得了悉尼奥运会的转折。

    男子跳水三米板决赛,熊倪最后一个出场,但他从预赛带入决赛的分数却比俄罗斯名将萨乌丁少分。第一跳熊倪落后萨乌丁分。第二跳,双方差距继续扩大至分。从第三跳开始熊倪开始追赶萨乌丁,到最后一跳之前,他已经超过另一位有望夺金的墨西哥选手分,与萨乌丁的差距也缩小到分。决定命运的一跳开始了。倒数第三个出场的墨西哥选手跳出了的高分。急于求成的萨乌丁在难度系数最高的一个动作上出现严重失误,成绩排在墨西哥选手之后。萨乌丁已经无缘金牌了,墨西哥选手以为金牌到手,已经和教练开始庆祝胜利了。这时熊倪最后一个出场,他的动作是407C,难度系数。熊倪不动声色,稳稳地一跳,空中动作接近完美,但入水水花较大。全场屏息,等待裁判亮分。分!熊倪以分的优势夺得冠军。全场欢声雷动,而熊倪避开了人们的视线,把头埋进池中,任泪水纵情流淌——在中国跳水队几近绝境的时候力挽狂澜,唤醒了“梦之队”。

    至今这样一个画面依然是中国奥运征战史上的经典,熊倪拿到男子三米板金牌之后,周继红在场边狠狠地拥抱着熊倪,任眼泪纵横,根本不计较自己当时的形象了。由此可见,这一次周继红承受了多大的压力,而袁伟民则用他的方法实现了一次逆转,否则谁知道那一次中国跳水队这支“梦之队”会不会做一次噩“梦”呢?!

    回忆这一战例,袁伟民说:

    这里边牵扯到指导思想,你对这个体育要熟,你要清楚地一看是这个问题,你就去用正确的方法解决这个问题。有很多迷惑自己的地方,这个困难那个困难,这个问题那个问题。悉尼奥运会的跳水,熊倪一冲下来整个放开了,连拿了5块,你要开始第一块就这么冲呢?当然不见得都拿到,也可能失误,但是那时你是被动的,现在你主动了。前面3块,丢一块像掉一块肉,越算会越担心,路越走越窄,到最后一块都拿不到。

    到现在提及那熊倪勇夺悉尼奥运会男子三米跳板桂冠。场比赛,袁伟民也会觉得不容易,而就在这不容易的翻身之后,中国跳水队接下来就顺畅多了。两天后世界重新看到了“梦之队”令人眼花缭乱的绝技,在余下的4项跳水比赛中,中国选手再没让任何一枚金牌旁落。美联社惊呼:“中国垄断了跳水比赛”,继成为《时代》封面人物后,伏明霞灿烂的笑容再一次征服了世界,她站在领奖台上的莞尔一笑,正如中国体育站在世纪之巅面对世界的表情。泪水已经成为过去,我们呈现给世界的是自尊、自信、平和、友爱的微笑。而在本届奥运会的倒数第二天比赛中,田亮和胡佳继熊倪之后再次战胜了俄罗斯名将萨乌丁,夺得男子十米台的冠、亚军,捍卫了“梦之队”的美誉。

    如今,周继红深感那次经历使她受益匪浅,她说:“袁局长当时的那番话,让我对奥运会比赛的残酷性有了清醒的认识,我经常拿这个战例教育年轻运动员,这次经历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的。”

    在把握竞技体育规律方面,袁伟民非常注重细节——他指挥奥运会比赛的时候,要求赛前的备战非常实事求是、扎扎实实,目标的制订要非常科学,目标能够够得着,科学的目标是设定在一个新的超越自我的基础上的目标,而不是凭空的、凭自己的想象制订的。他特别强调,除了跟对手比以外,还要跟自己比,体育就是要超越自我,在超越自我中战胜对手,也可能有的人很长时间里不能战胜对手,但是也要超越自我,落后项目要自己跟自己比。从落后到优势,就是在不断地超越自我的过程中实现的。

收藏此页打印此页作者: 原稿: 新浪体育 责编: 万培东

Copyright(c) 2008 iyax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新疆经济报传媒集团网络信息中心 技术:0991-2305383 广告:2313792 新闻:2332377 客服:2350505 传真:2336740
电子信箱:xjjjb@126.com 网上投稿平台:www.8801111.com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解放北路90号天际大厦 邮政编码:830002
未经许可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转载与镜像本网任何内容 [新ICP备08100200号]